《女总裁的上门龙婿》
作者:青山微雨

第2108章 白乞的求助
 
    许多世家在查探了一番“修仙”的底细以后,心中就了然了。

    这群世家之人,每一个家族里面,都有聪明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通过一番了解之后,很多人很快就判断出昆仑这群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群空手套白狼的家伙,什么修仙,简直是搞笑!”

    “昆仑的那群人,可是担任过一段时间监察者的。我得到消息,据说昆仑的所有人都被赶出监察者了。现在来这一手,估计是想要和监察者抗衡吧!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!”

    有很多人判断出昆仑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有很多世家也在皱眉思考。

    “虽然昆仑在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,但是,这确实是一个进入昆仑的机会。当今天下,局势混乱得已经看不清了,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在昆仑上投一注?”

    万一昆仑以后大势在握,却没有投注的话,岂不是大亏?

    众多世家为什么能够存在那么久?

    就是因为多方投注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管谁最后赢,对于世家来说,他们都会赢!

    就因为如此,“王朝亦可沽”才成了世家心中的理念。

    很多世家很快就下了决定,在昆仑身上投了一注。

    他们派遣家族中的一些天才,伪装身份进入了那群昆仑金丹创建的宗门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进入宗门,肯定得付出不少的好处。

    有了这群世家之人在背后推波助澜,昆仑金丹创建的宗门,隐隐有大兴之势。

    昆仑众多金丹创建宗门的事情,武盟和监察者很快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是,面对这种情况,武盟和监察者都没有很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一方面,这些宗门并没有造成如同金元寺一般巨大的影响,要是贸然清除这些宗门,反而会造成武盟和监察者的恶名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这群加入宗门的人是完全清醒的。虽然宗门剥削了那群加入宗门的人,剥削的量也不大,暂时还没有造成巨大的危害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方面,这群人的背后,有着昆仑作为靠山。

    四十多个金丹期的力量,这确实不是武盟和监察者能够轻易撼动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宗门的创建。

    在蛮王城的龙隐,他已经接到了古振宇的禀报,眉头一直都是紧锁着的。

    他完全能够看得出昆仑的险恶用心,就是挟持普通人形成大势,让武盟和监察者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实际的情况,武盟和监察者也确实不好动手。

    但是,任由这些宗门如此发展下去,必定成为巨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要怎么解决呢?

    一时间,龙隐也没有很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就在龙隐还在冥思苦想着,思考怎么对付昆仑那些宗门的时候,观风台上,白乞的身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被龙隐重伤灵魂以后,白乞养了许久的伤势,才终于把灵魂上的伤势养好。

    现在,白乞不敢随便找龙隐动手了。

    在龙隐能够使用灵魂力量的情况下,他要是再找龙隐动手,毫无疑问是找死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    br />

    但是,杀掉龙隐又是他的执念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想方设法杀掉龙隐,那就只能寻找盟友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间,他想要寻找合适的盟友,已经很少了。

    以“端木海”和凌霄阁的关系,他是绝对不敢去凌霄阁的。

    至于海内外世家,有许多世家都和龙隐交好,其他的世家也根本不是龙隐的对手。

    就在白乞苦恼于盟友的时候,昆仑的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昆仑被赶出监察者,和龙岛敌对的事情,白乞已经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调查以后,他甚至知道了龙隐和景清对战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,他来到了观风台,找景清联合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长生宗外的石碑,白乞心中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问道长生?老夫合体期都不敢说这四个字,一个小小的金丹,居然敢问道长生?”白乞心中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寻找景清合作,他不得不压制住心中的不爽,淡然笑道:“小道友好大的气魄,立志高远,以后当成就不凡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他毫不犹豫展示出金丹期的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感觉白乞是金丹期,景清顿时神色凝重地问道:“道友是谁?”

    昆仑的金丹期,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,那就必然是龙岛一方的人。

    龙岛的人找麻烦来了?

    “小道友不用紧张,老夫来此,是想询问一件事情。”白乞严肃地说道,“听闻道友和龙隐是死敌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景清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道友和龙隐真的是死敌,那咱们可以联手,共同杀掉龙隐。”白乞微笑起来,“否则的话,老夫转身就走,去寻找其他人合作。”

    景清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咱们不用合作了,因为龙隐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仙城城主的判断,龙隐只要中了玄阴刀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他也没有听说武盟换掉盟主的消息,但是,这个结果恐怕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估计是武盟为了稳定内部,才故意没有暴露出消息吧!

    白乞古怪地看着景清,问道:“你真的杀了龙隐?你看到他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,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法,我断定他必死!”景清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白乞眉头抬了抬:“我觉得小道友你有些自信了,我可以告诉你,龙隐是没有那么好杀的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的那么容易杀,早就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龙隐这个人,我很了解,要想杀死他,除非亲眼看到他魂飞魄散,才能断定他死亡了。”白乞接着又说道,“所以,我断定,龙隐肯定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景清上下打量了白乞一阵,才问道:“你和龙隐有仇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相信龙隐没死,但是,他也不想和白乞争辩。

    正好白乞就在眼前,他觉得趁机探听一下白乞这群人的来历,才是最为恰当的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隐是什么仇?为什么这么盼着他死?”景清继续询问道。“大道之敌!”白乞淡淡地说道,“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们必定要死一个!”

打 赏

多少您说了算!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!关闭

打赏
微信支付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0即作删除!

QQ工具| 广告业务| | 联系我们 | 会员帮助

新ICP备0810034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