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桃运仙尊在山村》
作者:妖孽公子

《桃运仙尊在山村》全部章节目录 第2019章 忍你们很久了
 
    第2019章 忍你们很久了

    杨一飞脸色一沉,眼中射出两道寒光。

    他看了梅月华一眼,道:“本尊真是失望,竟然救了你这么个忘恩负义的货色。”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是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竟然敢对梅月华如此说话?要知道,他面对可是一位金仙啊。那可是整个冰雪天域的主宰者,无上的存在,一念就可抹杀数亿人的强者。就算在全人族中,金仙也是让人尊重和敬畏的强者,一般人绝对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可是,这小子看起来简简单单,普普通通,不像有什么大靠山,他为什么敢这么对梅月华说话?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靠山?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梅月华脸色一沉:“杨道友,我敬你救我一命,不代表你就能什么话都说。人在修仙界,须知,得罪强者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点头道:“不错,强者的威严不容挑衅。所以,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冰雪神宫的几个长老,林桦、贾蓉等人纷纷斥责。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不仅不道歉,反而得罪的更狠。

    现在,没人不相信杨一飞没有背景靠山,否则,这样的人早就被人打死了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冰蛇上人突然开口,道:“宫主,杨道友,何必如此。本就是大好的事情,非要搞个你死我活吗?杨道友,你就解释一下你的来历和师承,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郭谷主也在一边说道:“你有如此厉害的医术,师承肯定不凡。说出来,说不定和药神阁的诸位还是一家人呢。一家人打一家人,不就让人笑话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是真心想调和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都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心中也在盘算着。这个年轻的绝世神医出现的时间太巧妙了,正是梅月华受伤昏迷不醒的时候,而药神阁的医师又治不好,最终不得不请他出手。

    关键是,药神阁的医师们用了小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治好,这家伙半天都没到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这家伙早就知道了梅月华中的什么毒,而且早早就准备好了解药。

    否则根本没法解释这一切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所有人都认为杨一飞有问题,当然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白素素坐在一边,素手托着下巴,饶有兴致的看着杨一飞。

    “本尊行事,无需向任何人解释。”杨一飞傲然道。

    “呵!”刘玥冷笑:“是没法解释吧?宫主,建议你下令把他拿下,押入冰牢,好好审问,肯定能问出来,说不定连是谁在针对你都能问出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顿时心动。

    她刚开始只为了讨好药神阁,而现在则真的在怀疑杨一飞是刺杀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宫主三思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白光从外面飞来,是方舒云。

    她单膝跪地,急急说道:“宫主,杨道友是在暗杀后第二天才到的神城,绝不是暗杀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方统领,你糊涂啊。”贾蓉用恨铁...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   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:“大家都是高手,随便进出还不方便?别说神城了,就是神宫他们都摸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坚决道:“不,杨道友绝不是那种人。他进城时还和我的手下发生冲突,这一切属下都可以作证。”

    贾蓉冷笑道:“方统领,方长老,你是被男色迷住了眼,还是跟他有勾结啊?他可是有真仙做护卫,神城还能拦住他?跟你的手下发生冲突,怕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刘玥在一旁说道:“说不定正是方统领和他勾结在一起,所以那伙刺客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梅宫主,暗杀成功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刘玥还真敢说啊。

    方舒云是冰雪神宫的长老,负责维护整个冰雪神城安全的统领,她要是背叛了,比其他长老背叛的危害更大,仅次于梅月华昏迷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那次的暗杀,刺客出现的非常突兀,一点警觉都没有,才成功给金仙境的梅月华下毒,要说神宫内没有内应,打死梅月华都不信。

    梅月华看向方舒云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方舒云,神宫待你不薄吧?”梅月华冷声道。

    方舒云愣了一下,随即连连叩首:“宫主明鉴,刘玥和贾蓉她们就是在污蔑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突然心有灵犀,道:“谁能肯定不是贾蓉勾结的敌人呢?说不定刘玥也参与了,不然为什么杨道友轻易能解决的问题,刘玥他们废了那么多功夫还没解决呢?”

    这一招反守为攻顿时让贾蓉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贾蓉怒道:“方舒云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我害了宫主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刘玥也叫道:“我们药神阁的名声不能被你污蔑。”

    白素素饶有兴趣看着,道:“越来越有趣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道:“那边是你同门,不去帮她?”

    白素素笑道:“泼脏水不成功,反被人泼到身上,这种废物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疑惑的看着贾蓉和刘玥,又看看方舒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看谁都带着怀疑,就连她亲儿子梅旭辉都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林桦轻咳一声,道:“宫主,药神阁家大业大,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梅月华点点头,厉声喝道:“方舒云,枉我看重你,让你掌管整个神城的安全,你竟然吃里扒外,勾结贼人害我,真是罪该万死。来人,把她抓起来,等宴会后,本宫亲自挖出她的大道和仙域,赏给有功之人。”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梅月华终于做出选择了,而且是大家预料到的,偏向药神阁。

    “宫主!”方舒云又急又怒。“我们勾结暗算你,又把你治好,对我们能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呢,说不定你们谋算更深呢。”

    贾蓉得意的上来擒拿方舒云。“方师妹,最好不要反抗,免得失了身份。”

    方舒云心灰若死,伏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出现在贾蓉身边,一拳把贾蓉打飞。

    敖卫煌换了张脸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本尊忍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杨一飞缓缓站起,说道。

打 赏

多少您说了算!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!关闭

打赏
微信支付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0即作删除!

QQ工具| 广告业务| | 联系我们 | 会员帮助

新ICP备0810034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