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》
作者:教头

《穿越晚清之铁血咆哮》全部章节目录 第二千八百六十五章亚特一世的无奈
 
    这指的是?

    奈斯对于完全处于不明白。

    良久,他也没有回味过来这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。

    想了又想,还是得不到任何的消息,无奈他只能抬起头看向史密斯;“你这以假乱真指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借道。谁担心的都是他顺手牵羊,亚特一世这么担心,王陵也是这么担心,既然如此,为何我们不让他成为现实,就让他成为是顺水牵羊,如此,王陵说的中立,也会因为他的权利遭受了挑战而破灭。他的兵力,很有可能就会出手。我想这一点,阁下是能够明白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奈斯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过,如何才能够让这一切成为是真的。

    想让一个真的事成为假的不容易,想让一个假的事成为真的,那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并不困难,只是需要混乱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说出自己的计谋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到奈斯完全消化掉这其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情报署长走了进来看向两人后道;“完了,这下可是真的完蛋了,咱们在那边的兵力,恐怕在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奈斯很自然,他笑了下道;“刚才,我们在商量对策,如今这办法已经出来了,只是还有一些小细节需要进行探讨而已。我想,用不了多久的时间,就有办法,至于你说的完蛋了,这是不可能发生在帝国头上的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这还能够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情报署长眨眨眼看向了史密斯。

    史密斯也就将自己的大概方案说了下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这一幕,并没有得到情报署长的赞扬,相反,他的脸比以往更为难看。

    从公文包中取出电文,用拿着电文的手指了下两人,这才露出十分沮丧深情;“在没有得到这份电文之前,我也许会赞扬你们绝对是神仙,能够在如此困境下还能够想出办法,但是如今,我只能说,一切都是天意,这办法,行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。

    奈斯将电文抓过来一看后心中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脸色的惨白,让史密斯蠕动了下嘴唇:“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快了一步,很有可能会和亚特一世进行合作,共同对其进行管理。”

    糟糕了。

    听闻这话,史密斯一下子没有了精气神的斜躺在沙发上摊开双手;“完了,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斗牛士皇宫,亚特尔进入书房就见到案桌上昨日自己就送到大哥跟前的电文。

    电文的内容,他了然于胸,事到如今,他是来听取自己大哥最终意见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大哥亚特一世站在窗户前静静的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不忍心打扰的他最终只能是站定在哪里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也许这个决定真的很难下判断。

    自己的大哥待在哪里已经足足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动弹过一点点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不能在等下去,他只能走到自己大哥跟前;“哥,你做出决定了嘛?”

    做好了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昨晚一.夜未眠,就是在沉思着这事。如今,他只是在心中祈祷,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而已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嗯,去个丘吉尔发电吧,我们赞同他们的建议,将远东方向我们管辖的范围,进行共同管理。”

    亚特尔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并不反对自己哥的命令,但是,这不否认,他有个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哥,你可是要考虑清楚,一旦这么做,咱们就无异于引狼入室,那地方,今后说不定就不在是我们的了,会让他渐渐吞并的。”

    今后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苦笑了下回到椅子跟前坐下看着自己的亚特尔;“难道你认为,我们就算不同意,他就没有办法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中嘛,你太看轻他了。”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自己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还有转机。

    王陵就是帝国的救星。

    他慌忙从自己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电文。

    信息的闭塞,情报部门的懦弱,让这本应该是在几天前就该送到的电文到现在才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看,这是王陵给丘吉尔的内容,他明确的表明,若是想要在借道中做出有损我们利益的事,他会采取必要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是嘛?

    这到是一个好消息,但并非是一个很重要的消息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将内容看完后只是淡然笑了笑;“那又如何,这根本就不能改变什么。”

    怎么不能,这就是最好的改变,只要帝国不同意。他丘吉尔就不敢。

    “弟弟,我不能为了数千公里外并不重要的地方,而和丘吉尔闹翻。他给予我们的,都是当前我们迫切需要的,你应该明白,这些物资一旦到达我们手中,不管是对于帝国的海防,还是说对于帝国的陆军改革,这都将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起点。”

    帝国的确是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但这些晚点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真的要跟他合作,这无疑就是跟威廉站在了对立面上的。哥,你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下的决定。

    亚特一世微微闭上双眼;“有些事,并不是我们想如何,他就能够如何的。很多事情,我们想让他如何,但他完全就不可能跟我们走。我知道你的心思,是打算跟随王陵,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了,远水解不了近渴,就算王陵有些插手,我很难想象,在他还没有对我们进行支援前,咱们是否还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,太多的身不由己而已。

    “哥,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这就去告诉他们,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府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造就了张庆和罗斯等人,都在将军府等候着王陵最终的决定。

    张庆到现在都没有明白,罗斯那天的话,为何让自己的老大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是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憋不住的他也只能是捅了下跟前的罗斯;“你那话意思究竟是什么,我怎么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。你就不要卖关子了,直接告诉我可好。”

    罗斯歪了下脑袋真准备开口。但李亚荣却是走进来见王陵依旧不在后道;“张庆,去将你老大叫出来, 有急事。”

打 赏

多少您说了算!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!关闭

打赏
微信支付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0即作删除!

QQ工具| 广告业务| | 联系我们 | 会员帮助

新ICP备08100344号